欢迎致电:400-019-6166    服务时间:9:00-20:00

  • @内蒙贷

  • 扫描关注内蒙贷微信订阅号

    扫描关注内蒙贷微信服务号

手机版 首页     我的账户      帮助中心     合作机构

在线客服

扫描关注内蒙贷微信服务号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内蒙贷微服务手机版抢标,方便又快捷
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 网站公告
  • 企业风采
互金的风险、特性及监管机制
2019-08-16 09:20:35
中国近20年来,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经历了快速增长、诡决多变及政府默许先行先试发展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大致上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自1999-2013年:为包容性监管阶段
1999年开始实现跨银行跨地域提供多种银行卡在线交易的网上支付服务平台,开启了互联网金融第三方支付的新业态;于2007年首家P2P(个人对个人)小额无担保网络借贷平台“拍拍贷”在上海问世;2011年“点名时间”网站上线,将众筹模式引入中国,在这新模式出现后存在信息不对称、提高交易效率、优化资源配置、丰富投融资方式等方面,很快展现出有别于传统金融的不俗表现并改变了传统金融业对中高端市场的过度偏好,打破了金融垄断,转向聚合碎片化的大众需求并形成“长尾”效应,综观发达国家的发展将门槛的放到最低,不需要主管部门发放牌照,有些业务甚至无须注册。中国采取包容性的监管模式。对于推动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的成长起到了积极作用,互联网金融的主要模式都较快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此方式有别于过去中国金融管制,主要采取金融市场化的模式。

第二阶段  自2013-2015年原则性监管阶段:

当互联网金融对金融风险的集聚和传播有着双重作用时,它同时具有的法律风险、操作风险、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也在不断叠加和积聚,违约事件频发,大规模的倒闭、跑路及资金周转困难和欺诈问题也随之出现。

故监管部门也意识到,唯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加强和监管,来实现互联网金融可持续发展,保护互联网金融消费者的利益大有必要。主要的作法有两大方式(一) 按照分业监管模式,对互联网金融业态中属于证监会、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及原银监会..等,制定互联网金融领域框架性、纲领性的文件,也确定了原则性监管的基本框架。其目标是为整体金融业务和消费者实现更大的利益。

中国政府之政策主张及目标一方面说明:“互联网金融本质仍属于金融,没有改变金融风险隐蔽性、传染性、广泛性和突发性的特点,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是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是新生事物和新兴业态,要制定适度宽松的监管政策。此可以看出,监管层已经认识到,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必须兼顾维护金融稳定与支持金融创新两个方面,不能顾此失彼。

第三阶段  自2016-2017年:滚动式监管阶段

2015年以来,大规模平台跑路、虚假借贷欺诈、违规自融自保等问题陆续爆发,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事件接连发生。政府提出互联网金融具体业务的规则性文件建构的监管机制,并未遏制住我国互联网金融领域乱象丛生的现象。

严重影响了正常的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也损害了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所以从2016年起,监管层加快了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清理整顿步伐,执行为期1年的专项整治行动,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互联网金融的“整治风暴”,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滚动式监管由此开启,有效具体打击了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违法违规经营现象,清肃了一大批不合格乃至涉及违法犯罪经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引导互联网金融行业步入规范创新的正确轨道。对于引导规范互联网金融健康可持续发展、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和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具有正向的促进作用,其效果是显著的。

互联网金融管制下合理具体的诉求有以下四个方面:

1.包容式监管理念:

为考量普惠金融之特征,互联网金融建构了活跃而富有生机的社团空间,社群机制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可以在公共产品的提供和负外部性的抑制方面发挥有效嵌入式自主性”的作用,对传统的控制型金融监管发生生存性的挑战。以金融包容为思想基础的互联网金融监管理念主要有以下内容:一、是适度监管的理念,即既不能因监管过度而扼杀金融的创新动力,重蹈金融抑制的覆辙;也不能因监管不足而导致金融秩序的紊乱,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二、是柔性监管的理念,即用建立在信任、互信和合作基础上的监管关系代替直接命令和控制式的监管关系,促进监管关系的重构;用协商代替对抗,用民主取代擅权,弘扬现代法治精神。两个原则的交替适用,就是要破除非此即彼的思维定式,扬长避短,实现优势互补。如监管机构对互联网金融“先发展后规范”的监管思路,先原则后规则的监管顺序保障和促进互联网金融合规有序发展,是值得总结和坚持的监管经验。

4.科技化的监管方式:

互联网金融在提供跨市场、跨机构、跨地域的金融服务时,不同业务之间相互关联、渗透,风险的传染性更强,波及面更广。加上互联网及现代科技翅膀的金融具有更强、更广和更快的破坏性,其对金融体系的冲击后果更难以预测。

但这对于主要基础风险属于透明度风险的互联网金融很难适用。机构监管是按照金融机构的类型设立监管机构,不同的监管机构分别对自己所管理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持续的稳健经营、风险管控和风险处置、市场退出进行监管。但互联网金融的平台和组织,无论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还是P2P平台、众筹平台、助贷机构等,都很难获得金融机构的身份而被纳入机构监管。

上述结论:对以“互联网金融产业不能倒、发展快速不能有风险”为目标,必须突破传统监管维度,加入科技的力量,实现监管科技化。金融监管部门除继续运用互联网技术外,还要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AI、现代科技,以更好的模式及金融风险态势,提升监管数据收集,融合整合并共享实时性,及时掌握是否有违规犯法,风险营运等诸多问题,是大家一起共同努力的方向。